第182章

“电视上啊,那些什么偶像剧里,都是这么演的呢。”小家伙撒起娇来,“爸爸,你快跟妈妈说嘛,澄澄希望看到爸爸妈妈恩恩爱爱的。”“那我说了?”
“好的,谢谢大姐!”林昆匆匆的跟这位大姐告了个别,马上就朝农贸市场外跑去,发动了车子就往农贸市场附近的区医院赶。
金柯坐在椅子上暗暗得意,很快沈曼就回来了,沈曼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,一看就是没有完成任务,她向姜峰汇报道:“姜市长,饭店打砸的事儿已经调查清楚了,有在场的目击证人和饭店的监控录像可以作证,是徐有庆带头另外两个人打砸的,之后在饭店里发生的斗殴,当事人李春生有冲动的情节,当事人林昆完全属于正当防卫,鉴于对双方都没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,可视作普通的打架斗殴来处理……”“至于林昆袭警事件……”沈曼目光看了金柯一眼,金柯一副暗暗得意的表情,沈曼接着说道:“当时审讯室里就只有金局长和另外两位同事,监控室的监控录像机突发故障,里面的录像没有保存下来,所以只能靠单方面的证词,我问过那两名被打的同事,他们都说是林昆袭警,现在只剩下金局长的意见了。”
“嗯。”沈曼冲金柯点了下头,紧接着就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喊道:“快来人啊,金局长和两名同事受伤了,大家快过来帮忙把他们送到医院!”
阿狗阴森一笑,道:“好,大哥!”隔着会所两条街之外,就是百凤门酒吧,夜里人来人往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,此时冷冷清清的,蒋叶丽穿一身艳丽的旗袍坐在落地窗边,手里端着一杯琥珀色的酒,阳光下轻轻的晃啊晃,酒香慢悠悠的散发出来,她轻轻的闭上眼睛,鼻尖凑近酒杯的边缘,脸上流露出几分陶醉。
林昆冷笑着摇头,还是那句话,要不是看在他是一个小孩子的份儿上,他早就一脚把这损孩子给踹飞了,李春生可没林昆那么好的心境,直接就暴怒了,刚要挥起巴掌赏这损孩子一个大嘴巴子,突然就听‘啪’的一声响,声音清脆悦耳,是巴掌狠狠的打在胖脸上发出的声音。
吱……门开了。冯佳明低着头,松散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角,咕哝了一声:“进来吧。”林昆笑了笑,走进了屋里。
这时,地上突然一道虚影闪过,一道暗红色的身影蹦蹦跳跳的就跳到了林昆的肩膀上,周围的人也包括林昆在内,都忍不住的一声惊呼,本以为是遇见老鼠了,当看到这身影蹿上了林昆的肩头,又都以为是松鼠。
冯佳明脸上的表情毫不畏惧的冲恐吓他的于亮回道:“于亮,你配不上我姐!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我姐也根本看不上你,你就是个小流氓!”
众婢女都吓得脸色苍白,有人已经垂泪,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”王氏又猛地看向周贡,这厮一向性子浮夸,不会吃多了酒,四处吹嘘,消息无意中到了东海吧?周贡吓得连连摆手,“王妈妈,怎么会是我?我可是全依仗着你了,哪会到处乱说?”
这人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,一条腿放在墙上,另一条腿耷拉在下面,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将他棱角清晰的脸颊勾勒的吊儿郎当,他嘴角噙着一抹轻佻的笑容,望着下面的众人,冲李春生挥了挥手:“徒弟,把师傅的拖鞋捡过来!”
众人绝望,战武系老师也都意兴阑珊,只觉得充满挫败,打算带着学生们离开,打定主意以后只要看到王宝乐,就绝不带人进行户外训练。
要说震惊最大的还属冯佳慧,她整天和这些孩子在一起,苏有朋接触的时间能晚一些,澄澄和孙洋她都带了一年多,对这两个孩子的性格是很了解的,平时更多的感觉是天真、诚实、善良,还从未发现过这三个孩子有暴力的这一面,她也是不由自主的抬手揉了揉眼眶……
余宗华冷的白了余志坚一眼,笑骂道:“你小子属白眼狼的怎么着,吃了人家的狗肉,打了人家的外甥和侄子,还想再处置处置人家?”
但现在,他已经狗都不如,因为他那位州里的大靠山,今天已经将底裤都输给国主第下,以后,再不可能翻身。
“有这么重么?”王宝乐有些诧异,哪怕举起了五十个,可对他来说,这重量并非无法承受,最重要的是他的体内灵脂随着举重飞速的消耗,化作灵气滋养全身,使得他这里非但没有疲惫,反倒精神更为抖擞。
胖子听到这里奇怪地问道:“那和这个图案有什么关系?”“别打岔。”珠子抽了口烟继续说道,“当时除了出土的几件宝贝之外,他们居然还因为一个外国收藏家的要求,挖了一具棺材出土!”
“像做饭这种活呢,以后还是我这个皮糙肉厚的老爷们干吧,反正我也不怕熏成了大黄脸,老……”林昆本来想说‘老婆’,但一看林昆那凛冽的眼神,马上又把那个‘婆’字咽了回去,“你还是出去吧,我来。”
耿军狄哈哈笑道:“行了,林昆兄弟,你就别开我玩笑了。”说着仔细看向澄澄,道:“我澄澄大侄子长的也不错,我可听我们家乐乐说了,说澄澄是他们班级里最漂亮的小男生……”
眼见流铁一次次加热烧的通红,这位小国主动作好似某种机械一般,就这样连续不断的重复着,渐渐的,几个时辰过去,天都快黑了,那国主第下,却好似不知道疲倦一般,他也早就傻了眼。
等我将书拿出来后,珠子往后翻了几页,停在了其中一页上,说道:“就是它了。”我低头看去,珠子所翻到的乃是《山野怪谈》之中记录的名叫伥鬼的鬼怪